搏击

鬼村惊魂 第423章 夜哭2

2019-10-12 23:35:1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鬼村惊魂 第423章 夜哭2

我原本以为吴均突然之间到四方村,本来只是过来看看,我们这边关于小胖子的事情,有是没有别的发现。请大家看最全!但是,没想到,即便是到了天已经快要黑了的时候,他却好像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

没有办法,我作为主人,不能赶他走。所以,我留他吃饭。没想到,他晚饭之后,他好像还是不想要离开的模样。

吴均见着我这里刚刚从厨房里面收拾了出来,这里就站在我的面前,朝着我咧着嘴笑了笑,像是有什么话想说,但是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口一般。

见着吴均这幅模样,陈玄又是轻轻地翻了一个白眼,接着说:“吴所长!你怎么还不走啊?天太黑的话,回去可能不方便!”

陈玄的话,应该十分地清楚了。他的意思,就是要赶吴均走。但是吴均这里仍旧是尴尬地搓了搓手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……”

“你不会是想要留在这里吧?”陈玄刚才说的话很明确,吴均的这些举动的意思也是十分的明确。只是,他一直都没有说出来,我才能置之不理的。但是,到底是陈玄跟吴均要熟络一些,这里便将我心里郁闷了很久但是一直都没有说的话,说了出来。

“嗯!”吴均估计是没有做过这么死皮赖脸的事情,所以这里脸上居然飞过来了一抹红霞,羞涩地点点头,然后轻声地应答了一声。

陈玄见着吴均的模样,没有答应吴均,也没有拒绝吴均,这里朝着我望过来,说:“这个是陈玄的家,我做不了主

!你能不能留下来,还得陈玄说了算啊!”

经过陈玄这么一点拨,吴均算是明白了,所以这里便开始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。先是过来,朝着我这边笑了笑,然后竟然在脸上露出了一些谄媚的笑容,这里正准备要说话了。

我实在是不想见着吴均这幅模样,所以这里便大手一摆,示意他不要继续往下面说了。接着,转身往卧室走过去,这里一边走,一边还说到:“你要住下的话,你就住下吧!我去给你收拾房间!”

还好!四方村这里虽然什么都不方便,不过房间还算是满宽敞的。虽然,我和陈玄一人住了一间房。但是,好歹还有一个杂物间,里面我进来的时候,就搁置了一张床,我稍微收拾一下,委屈委屈吴均,也是能够住的!

见着我这么说,吴均这里便一把拉住我,说:“卫风!谢谢你哈!不过,你也不用麻烦!不用收拾房间了!只用给我拿两床被子就是了,我自己在沙发上也能将就将就!再说了,我这里也住不了两天,如果你现在就费这么大的劲儿收拾的话,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!”

“你过意不去的话,你现在就走啊!”陈玄听到吴均这么说,这里便开始呛声吴均了。

“我家里不是不方便吗?”我转身继续往房间里面走的时候,我听见吴均在我的背后小声地说。

“你有什么不方便的!你一个有家室的人,不回家才会不方便吧!”

“你小声儿点儿!我给你说!我最近正在跟我媳妇儿冷战呢!回去老是见着她一副冷冰冰的模样,我也觉得心里怪难受的!”

“难受?难受……你道个歉不就是了!还废什么话啊!真是的!”

“我不是一个大老爷们儿,不好意思吗!”我没有看见吴均的模样。但是,我也知道,这个时候吴均一定又朝着陈玄傻傻地笑了笑。

其实,他们两个人在客厅里面说话的那阵儿功夫,我便已经在卧室里面收拾东西了。但是,这些事情却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。只是,我越是听得清楚,我的心里便越是有疑问――陈玄跟吴均到底是什么关系?吴均愿意把自己家里的事情,事无巨细的都告诉陈玄知道呢?

正是因为我猜不到这些答案,所以,我在卧室里面忙活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痛苦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。实在是想不明白的话,我便只能摇摇头,安慰自己不要继续在这个问题上面花费不必要的时间了。

我这里收拾好被子的时候,再出来的时候大概已经是八点钟左右了。看了看杂物间的环境,最终还是只能委屈吴均在沙发上蜗居两天晚上了。

不过还好,这样的事情,吴均好像并不介意。

这样的话,我们三个大男人,便各自睡去了!

这一夜,也许是前前后后的,听到的事情太多了,以至于我躺在床上的时候辗转反侧,老半天的功夫始终没有办法入眠。这里稍微闭上眼睛的时候,今天听见过的那些事情,就成了一幕幕在我眼前流转的电影画面。不一会儿的功夫,看的眼睛都有些累了。

按两个哈欠之后,我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但是,我迷迷糊糊的时候,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在我的面前闪过――那个人影,竟然是个小孩儿!

那个小孩儿起初是在房间里面跑来跑去,吵得醒了我。我这里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,孩子就在床下面蹲,好像是在玩儿自己的什么玩具一般――但是,周围的天色太暗,我压根儿看不清他玩的是什么。但是,他这里手起手落的时候,我总是能够听见一些非常沉闷的声音。

“我的床前怎么平白无故地多出来了一个孩子?”我心里疑惑,先是朝着门边的方向望了过去。这里望了望,见着门是锁着的!

这个时候,孩子仍旧在床边儿上自娱自乐地玩着,压根儿好像也没有发现我已经醒过来了一般。

我看着这个孩子,着实觉得心里有古怪,所以,我忍不住这里又坐直了一些,问到:“小孩儿,你是谁?你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出现在这里?”

但是,即便是我主动跟这个小孩儿说话。他却好像还是跟没有听见一般,这里压根儿不理我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我决定要下床去看个仔细。

说来也奇怪,我当时竟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,内心里面居然没有一点儿的害怕――我只是觉得一个孩子的,大半夜的在我的床边儿玩儿,会不会冷,还有他到底是谁家的孩子。这么晚了,都没有还没有回家,他的家里人会不会担心他。

怀着这样的疑问,我将就自己身上的睡衣,撑着床,一骨碌还是从床上起来了。

我先是走到小孩儿面前,看了看那个小孩儿!这个时候,他仍旧是在床边儿上自娱自乐。只不过,他的头深深地垂了下去,遮住了他的脸还是他手里的东西,我压根儿看不清楚。

“小孩儿!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?怎么会在我的家里啊?”我也不知道小孩儿有没有发现我,反正我在他的身边站了一阵儿,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。没有办法,我这里只有继续追问他。

小孩子没有回答我,只是他手里的东西,还在不停地发出一些沉闷的声音,算是对于我的回答了!只不过,我根本听不懂这种奇怪的语言!

“这个孩子不会是听不见吧!”我已经这样跟那个孩子说话了,他却还是不搭理我。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可能性来了,这里嘀咕了一阵儿,才勉勉强强地在心里盘算出来这么样的一个可能性。

“无论如何!我总不能让一个孩子一直在我的床边上呆着吧!这样的话,他家里的人,顾及会担心死的!”我看了看那个孩子,心里一盘算,便还是有了主意。这里便准备要过去跟那个小孩子进行下一步的交流了。

我也学着小孩子的模样,半蹲着身子,就在他的旁边。这里用自己的右手,轻轻地小孩子的肩膀上拍了一下,继续问到:“孩子,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呢?”

也不知道小孩子是反应比较忙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――我这里轻轻地拍他的时候,他没有任何的反应。但是,我疑问的话刚刚说完之后,他却好像有了什么动静。

那个孩子的动作有些缓慢,这里就像是一直刚刚睡醒的狮子,睡意惺忪,对于其他的东西好像压根儿不在意。

但是,他这么一动,我的心里还是禁不住猛地就是一个寒战,说不上是什么原因,但是这种感觉却是十分的真实。

那个孩子这里抬起头来的时候,我整个人差点儿没有吓懵――他光是抬起头来的时候,嘴里便开始发出了一些类似于咆哮的低声怒吼。这样的声音,十足地让我觉得害怕和恐惧。

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我猛的一看,魂儿都差点儿没了。

那,哪里还是一张孩子的脸――他满脸都是血迹。有些血迹已经开始干了,成了厚重的结痂,有些血迹却好像是刚刚才染上去的,仍旧冒着热气,飘散着血腥味。再细细地看看,不仅仅是他的脸上,他的身上,衣服上都是这样的鲜血。

那个孩子这里抬起头来,便是满脸的戾气,好像是一只饥饿的野兽,发现了期待已久的猎物……

本书来自:

成都恒博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
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官方网站
成都恒博医院效果怎么样
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能刷卡吗
成都恒博医院收费怎么样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