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甲

刀破魔天第五百一十三节是娘不是娘

2020-01-26 14:48:4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刀破魔天 第五百一十三节 是娘不是娘

“姑姑!”武承恩,一步追下,拦腰抱起。“姑姑,姑姑。”

“宇儿?月儿?”朗宇的脑海里也是黑线直冒,怎么回事儿?此女子一定与自己的身世有关。

“呵呵呵呵……”虬须老者眯眼一笑。“小子,你的胆子不小哇。”

“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?”朗宇转望向老者。

“这里是本王的地盘,我若要抓你,你跑不了。”

“切!”朗宇一笑,“我只想知道她怎么会知道我娘的名字?”

“哈哈哈哈,不但她知道,本尊也知道,你若想知道,随老夫回宫,亲自去问你娘。”

“什么?我娘在你的宫里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又一声大笑。“你不敢?”

“呵呵,上仙门本尊也闯过,有何不敢!”陆雪盈若真在此地,就是龙潭虎穴也得趟一遍了。

“化回以前的容貌,否则老夫也保不了你。”老至尊说完转身就走。

朗宇一晃头,成了白发老头儿,一抹嘴吃下两枚仙果,随后跟了下去。

大渊国都,皇府建宁宫,朗宇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,盘坐等待。半刻之后,一行五人出现在神识之中。

“哈哈,这小子的神识不在本王之下。”虬须老者笑着看了过来。

朗宇起身。

五人退去了宫前的侍女,径自走了进来。

“真像,怪不得妹妹一眼就认得出来,就是……怎么会一头白发。”在黄裙妇人的身边的,另一个四五十岁的淡青素妆妇人仔细的打量着朗宇,淡淡的笑道。

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面目相仿的少女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朗宇。

朗宇一个个的过了目,没看到陆雪盈。慢慢的双眼缩了起来,看向了虬须老者。

“前辈所说,我娘在哪里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老头一挥手,五人围着朗宇坐了下来。

“小子,老夫还有话问你。杀了上仙,砸了迎仙驿的事儿是你干的吧?”

朗宇又站了起来,“这是我与上仙门的恩怨,跟凡界王国没有关系,如果前辈以此来为难我,你会后悔的。”

一个小尊者,这句话简直就是笑话,老头儿右侧的妇人掩口一笑。

“哈哈哈哈,你娘我已经带来了,是你自己认不出来,还来威胁老夫不成?”

谁?!

朗宇又挨个审查了一遍。没有陆雪盈,他娘的,不过十几年不见,有那么大的变化么?那青妆女子肯定不是,那个小丫头也不是月月。

“妹子,还不快点告诉他。呵呵。”淡青宫妆的女人笑着道。

黄裙的少妇不错眼的看着朗宇,那种眼神竟然激动中带着暧昧,闻言起身道:“你叫朗宇,你父亲是朗天鹏,你母亲姓陆,陆雪盈,你还有一个姐姐叫月月,她的手上也有一个同样的玉镯。你们朗家的祖传功法《七焰诀》,打出一道火焰给我看看。”

“啊?”朗宇这一次两眼瞪开了,傻傻的看着宫装妇人,半晌无言。“你,你是谁?”

老底被人揭了,如数家珍,而且还叫出了朗宇一直没得到答案的父亲的名字。

朗天鹏,不会有假了。

那么,自己的家族是哪个,因何逃到了古家,她是否也清楚?

“腾”一朵翠绿的火焰在指尖上点起。

连那个老至尊都一惊的探过头来。“第四层?!虎父无犬子!哈哈哈哈,妹子,这小子你要是不想认了,我看岚儿倒也相当,老夫就收下了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那宫妆妇人身后的小丫头,低头一努嘴:“爹。”

“梦瑶现在何处?”武承恩站了起来,惊喜的看着朗宇。

这情景好像一群狼望着一盘肉。悲剧的是,朗宇是肉不是狼。

那宫装妇人,看着朗宇,笑了。“你娘还没有告诉你?”

轻轻的推了下鼻子,朗宇向后退了几步。

朗宇心智有多高,他自己清楚,一番的观察后,基本上认定,这一伙人,与朗家应该是友非敌,否则既然知道了这么多的底细,用不着把自己请到这儿来了。

也没什么好藏的了,朗宇不想再被问来问去卖关子,起身再施礼,合盘托出。

“几位前辈,既然已经知道朗宇的家事,我也不好再瞒。上仙门与我的仇,自有原因,朗宇自古家出来就是为了找亲人的。正如你们所说,我娘确实叫陆雪盈,两位都不是,我还有一个姐姐叫月月,也不错,但我不知道父亲是谁。”

“十几年前,我们一家三人还有甘伯伯据说为避仇家的追杀逃到了古村,我因在途中受伤失去了记忆。第二年在一次灵体测试中,我被人抓走,我娘为了救我被上仙门追进了神罚,从此音信皆无。后来我侥幸逃了出来,又让上仙抓进了黑目森林,是一只老猿救了我,五年后,当我再回古族时,才知道甘伯伯和月月已经离开了古族不知去向。再后来,因为仙印我被带到了天风门,逃出来的时候巧遇了梦瑶,当时我以为她就是月月,一路送她回古族,谁料在大俞被太玄门的一个长老抓走。临走时她给了我这个镯子,告诉我到大渊找她娘。”

“事情就是这样,信不信由你们,几位前辈如果知道我娘或者月月的消息,必有重谢,如果为了仙门的赏赐来抓我,就是我的仇人。”

“甘伯伯?你说甘十三?”那妇人一皱眉,继而又是一喜。

“正是。”

“大哥……”宫装妇人看来是彻底确认了,回头看向了虬须老者。

“哈哈,小子,这个娘你是认还是不认呢?”

“什么?谁?”朗宇丈二和尚了,娘有乱认的吗,你们到底是谁呀?

老头儿大笑:“哈哈哈哈!小子,怪不得你不认得她了,本尊告诉你,你拿什么谢我?”

“前辈开个价吧?”

“那种仙草……从哪得的?”

“前辈要几颗?”

“哈哈,算了,还是留你娘吧,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只要不悖道义,可以。”

“大哥,你……”宫妆女子似有不爽。

“哈哈哈哈,爽快。好,先让你认识几个人。本尊便是大渊的一把手——武渊。明白什么意思吧?”

“至尊前辈。”

“不错,这位是我的道侣,姜婉君,至于你该叫她什么,一会你自己斟酌。”

这是什么话?这还有啥说道么?朗宇看了看那个妇人,抱了抱拳。

老头儿又指向少王爷道:“这是我的儿子,武承恩,不要小看他,现在他的权利比老夫还要大,以后你要小心点儿。”

“父王说笑了,儿子哪敢?”武承恩向着朗宇笑看了一眼。

“这一个,咳,这一个,小女武梦岚,千万不要色眯眯的看她,否则你会倒霉的。”

“爹!你……烦不烦。”小丫头一扭脸嗔怒道。

去!确实够烦的,为老不尊,我什么时候色眯眯的看她了,朗宇低头推了下鼻子。

“她,就是你娘。”

“啊!”朗宇一声惊呼,瞪眼看向了黄裙妇人。

“咳!咳!现在不认还来得及。”

“不可能!她,我会不认得我娘么?!”

“别急,这还得从你父亲说起。说起来,你那个父亲很不是东西呀,他竟然把我妹妹给甩了。”

“嗯?”朗宇一愣。

“大哥,当着孩子不要乱说。”妇人恼道。

“哈哈,这不是事实么,那个小白脸被我抓住非捧扁了不可。”

一笑后接着道:“当年老夫来到天启,就带了这么一个宝贝妹子,不小心碰上了你爹,那小子非说在上仙门有了道侣,后来,后来怎么着,上仙门的道侣也没了,竟然娶了那个陆雪盈。逼得我妹妹一气之下嫁给了他的好友水正豪。”

“别急,就说到你了。”武渊见朗宇嘴巴又要张开,一摆手压了下去。“三年后,嘿嘿,我妹妹生了一对双胞胎。两个女娃呀,一个取名水梦月,一个叫水梦瑶,两个水灵灵的小丫头硬被你母亲要走了一个。”

“大哥,你不要乱说,不是那么回事!”宫妆妇人武素素一气站了起来。

“坐坐,还不是一样。当年可是说好了,你的母亲生了女娃就是亲姐妹,若是生了男孩就是道侣了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我去!还有这个说法!朗宇一下弄了个大红脸。原来月月还不是自己这个身体的亲姐姐,而是,嘿嘿,童养媳。

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朗宇低头紧推鼻子。

“呵呵……”姜夫人轻笑。

这一下明白了,这个至尊级的不正经老头儿,那是舅丈人的存在呀,怪不得。不过跟自己没关系,朗宇只是借了这幅身体而已,总不能把人家媳妇也借用了吧,如此不道德之事,岂是孤狼所为。

接下来,武素素告诉朗宇二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情。

天启帝国发生政变,二皇子弑兄杀弟,囚禁了四皇子水正豪。帝国四大卫营的血卫营也发生了兵变,营长朗天鹏意外失踪。武素素怀疑水正豪为了保命或是因为自己下了毒手,愤而离宫。

在南疆没有查到结果,又听到大梁朗家被灭族的消息,一路查下去,在大姜尊国,得到朗宇一家不知去向。再一路找到大俞、大秦,最后到大罗,后来遇到妖兽潮,回宫后,一切都改变了,水正豪不知去向,雍德宫被帝国查封,小女儿水梦瑶被老总管苦海救走。他们唯一可去的地方应该就是大渊尊国。

二十余年在帝国东部往复奔波,心力交瘁,万般无奈的武素素最后来求助哥哥武渊。

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预约
廉江市中医院怎么样
吉林牛皮癣医院
日照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
山东治疗卵巢炎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