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雪

帝临鸿蒙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银灰圆盘,火海滔天

2019-10-15 21:49:3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帝临鸿蒙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银灰圆盘,火海滔天

“羽皇,你真的觉得这个祭坛有危险?”水千雪秀眉微蹙,她很好奇,因为,我仔细观察过祭坛,根本没有发现什么问题。

闻言,羽皇犹疑了下,摇头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中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总觉得···总觉得事情有些奇怪,因为,你们的这些海天族人给我的感觉,似乎是在···”

“是在做什么?”水千雪上前一步,急声问道。

微微看了眼水千雪,羽皇沉默了下,最终又摇了摇头,道:“算了,没什么,或许,是我想多了吧···”

说完,他脸色一正,再次提醒道:“总之啊,稍候你自己当心点就是了。”

“嗯,我会的···”水千雪臻首微点,轻声道。

“好,既然如此,那我开始了。”羽皇微微颔首,言罢,他瞬间转身,再次将目光转向了祭坛的方向,一双血色的眼睛,不断地在祭坛与冰山之上扫动,最终,他将目光锁定在了祭坛之上,他必须要先出手解决那道被施在祭坛之上的岁月天轮禁。

因为,这道岁月天轮禁,就相当于是一道屏障,一道保护罩一般,若是,不想解决了它,羽皇是无法去破解那道封禁了众多海天族人的禁法的。

山洞中,羽皇一阵沉默,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,他在仔细观察祭坛,观察着岁月天轮禁,他在寻找着一个突破口。

片刻后,似乎是有所察觉一般,他突然动了,迈步继续朝前走了几步,最终,选择了一处他认为比较合适的地方,盘腿做了下来。

紧随着,羽皇便是开始了···

哗!

双臂伸展间,一股绚烂的神华,倏然自羽皇的身上,暴涌了出来,刺目的光华,光耀四方。

嗖嗖嗖!

华光中,羽皇双目紧闭,双手紧扣,不断地变换手决,左手间,灰色弥漫,右手间,银光闪烁,很快,但见一道道奇异的银、灰两色流光,飞快的自他的手中,飞了出去,打向了祭坛。

嗡嗡!

祭坛微颤,随着那一道道银、灰流光的落下,原本沉寂如山的祭坛,倏然爆发出了亿万华光,可以看到,祭坛的左右两侧,正分别有一股股灰蒙蒙的流光与银白色的流光在蒸腾而起,那是岁月的力量与时空的力量。

啵啵!

灰蒙蒙的岁月之力,与银白色的时空之力,疯狂地自祭坛之上蒸腾而起,一股接着一股,不断地在祭坛的上空盘旋、汇聚,越来越浓郁,最终,形成了一个由无尽的时空之力与岁月之力交织而成银、灰两色的圆盘。

那是,岁月的磨盘,更是时空的磨盘。

它,不是很大,大约只有方圆三丈左右吧,与祭坛相比,算得上是渺小的。

磨盘之上,汇聚着恐怖的岁月与时空之力,恐怖无边,它可以磨灭一切,顷刻间,将一位强者,湮灭于岁月与时空之中。

而这,也正是岁月天轮禁的可怕之所在。

无尽诸天,万事万物,皆是生活在岁月与时空之中,没有谁是例外,而既然如此,既然万物皆是生活在岁月与时空之中,又有可以违背岁月与时空的力量呢?

咕隆!

咕隆!

这一刻,祭坛之上的那个刚刚形成的银灰色磨盘,倏然颤了颤,继而它开始动了,开始旋转了起来,而且,速度是越来越快。

哗!

刹那间,山洞中华光大作。

一股股恐怖至极的灰色华光与银白色流光,不断地自银、灰磨盘之上生灭浮沉,衍生又湮灭,湮灭继而又衍生,仿佛是有万古生灭在磨盘上演化,又仿佛是有生死轮回在被不断演化。

那是岁月在更迭,那是时空变化···

灰色华光与银白色流光的每一次生灭与浮沉,就好比是一场生与死的轮回。

可以看到,随着灰色华光与银白色流光的不断生灭与沉浮,羽皇以及距离他不远处的水千雪,都是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,由青年,转瞬间化为中年、老年,再到垂垂老矣···紧接着,再化为幼年,少年,青年···

如此以往,不断地的反复···

这就是,岁月与时空的力量,极尽恐怖,威能无限,它们可以顷刻间,造就一次重生,但同时,也可以顷刻间演化一场毁灭,朽灭一切,湮灭一切。

而今,羽皇以及距离他不远处的水千雪所经历的,可以看成是一种考验,一种考证、一种来自于岁月与时空的考证,若是他们的年龄在千岁以上,那么他们顷刻之间,便是会直接腐朽,化为虚无。

不过好在,他们的年龄都不是很大,所以,每当他们垂垂老矣,都是可以逆转生灭

,再生生机···

时间,缓缓地流逝着。

如此以往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亦不知道,羽皇以及水千雪两人经过了多少次这般的生灭的轮回,终于就在这一刻,原本飞快旋转的银灰色磨盘,倏然停了下来。

“给朕破!”

与此同时,几乎就在银灰色磨盘停下来的那一刻,伴随着一阵大吼传来,一道银、灰相间的绚烂光环,倏然自羽皇手中,如流星一般,飞向了银灰色磨盘。

两者相撞后,并无想象中大爆炸发生,一切都很平静。

此刻的银灰色磨盘,仿佛就如同水中月一般,几乎就在银、灰相间的光环接触到他的那一刻,两者便是齐齐消散了开来,消失了无踪。

“岁月天轮禁已经被破解了?”水千雪匆匆走来,美眸微睁,一张绝美的俏脸上,满是好奇之色。

“没错,已经解除了,接下来,只要在将眼前的这道封世如山禁解开,你的族人就获救了···”微微看了眼水千雪,羽皇点头,耐心的解释道。

“羽皇,这次真是有劳你了。”闻言,水千雪面色一喜,感激的道。

“不客气··”羽皇摆了摆手。

言罢,他再次动手了,双腿盘坐,十指连动不断地朝着祭坛之上的冰山,打出一道道玄妙的印决···

封世如山禁,虽然没有岁月天轮禁那般苛刻的条件,但是,起破禁的难度,却是丝毫不比前者弱,相比来说,它要比岁月天轮禁,要难解的多,因为,它非常复杂···

封世如山,乃是极为玄奥的寒冰类禁法。

以禁法为引,牵动天地间寒冰之力,从而将禁法所笼罩的万事万物,直接化为冰山,彻底的封尘起来,说白了,其实这是一种势,一种寒冰大势,而今,羽皇若是想要将之破解,必须要以与其相克的烈焰大势才行。

而事实上,此刻的羽皇,也正是在利用这种方式···

如今,羽皇的手中所掐弄的印决,正是引动烈焰大势的火印,可以看到,羽皇所打出的每一道印决,最终都是化作了一团火焰,定在了冰山之上。

“羽皇,那些火焰,该不会伤到我的那些族人吧?”水千雪突然开口,有些担忧的道,因为,她看到羽皇所打出的火焰,有些刚好就位于她的族人的身上。

“放心吧,我所打出的全都是势火,并无多大的破坏力,所以,你大可不必担心。”羽皇摇头,解释道。

说话间,羽皇手中的动作,也是丝毫未停,一直在掐弄着火印,十指挥洒之间,一道又一道印决,飞快地冲向了他的眼前的那座冲了过去。

···

时间荏苒,转瞬匆匆,不知不觉间,两天的时间,悄然而过。

然而,时至如今,羽皇手中的动作仍然未停,依然在继续着,不断地打出了一道道玄妙的火印。

可以看到,此刻的冰山之上,早已是布满了诸多火焰,一团捱着一团,密密麻麻的,远远望去,宛如一颗颗繁星一般。

这些火团,看似杂乱无章,乱七八糟的毫无规律,实则不然,它们其实是按照一种玄妙的势排列的,是羽皇所构建的一种火之大势,也就是一种可以牵引获知力量的禁法。

时间,快速的流逝着,转眼间,又一天的时间过去了。

终于,就在这一天,这一刻,羽皇所构建的火之大势,总算是构建成了···

此刻,可以看到,整个巨大的冰山之上,早已是被无数火团布满了,原本的冰山,眼下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座火山。

“封天烈焰,滔天火势,给朕破!”

羽皇大吼,足足沉寂了三天,连续打出了无数道火印,所为的就是这一刻,火之大势成功的这一刻,

哗!

随着羽皇的一声大喝,刹那间,原本沉寂在冰山之上的无数道火团,齐齐暴涌,化作了一片滔天的火海,焚天煮地。

可以看到,滔天的火焰之中,一条巨大的火龙,隐约而现,正盘绕在冰山之上,那是一条火之大势,是羽皇所构建出的一条龙形的火之大势。

吟吟吟!

火海中,龙吟阵阵,随着这条火龙的出现,周围的火势瞬间凶猛了近十倍,漫天的火焰,齐齐而起,笼罩着整片祭坛,大有要将整个祭坛全都焚尽的势头···

咔嚓!

很快,随着一阵滔天巨响传来,冰山的顶峰,首先破裂开来,一块又一块冰块,不断地自冰山顶端坠落,继而被焚成了气雾。

孝感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东营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兰州白癜风
孝感治疗妇科方法
东营牛皮癣治疗方法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