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甲

雷震八荒 314.第三百一十四章 、借口交易

2019-10-12 20:24:3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雷震八荒 314.第三百一十四章 、借口交易

“呵呵,不得对长辈如此无礼了,而我们也没见过阮月怜的真面目,当然也无法知道了,可是一般的修仙者,也不会太过于丑陋的。

毕竟修仙者在突破一个大境界的时候,都会排除身体里面的一些杂质,相貌都应该也不会太差的,只是她像是蒙着面具,肯定是有些难言之隐了。”华袖霞也被姚小琰逗笑了,回答道。

“这可不一定哦,或许那名女弟子就是因为相貌太丑了,所以才将脸部遮住的,就像我一样,长得如此甜美,又何须用面具遮住呢,这样猜测对吧,师姐?”

“师妹,说来说去,你还是在说那位师妹丑陋了,切记修仙者要以修为为重,而且那位女弟子也没有得罪你,为何老是要说她丑呢。”华袖霞面对这小女孩心智一般的姚小琰,有些语重心长地劝解道。

“嘻嘻,知道了师姐,就是看她没将归宝打得遍体鳞伤的,才有些看不过去了,而我也只是开开玩笑而已,。”

“恩,别乱猜了,回去修炼吧,或许今日我们就要回极灵宗了。”华袖霞笑了笑,就走出厢房中了,准备返回自己的厢房去了。

两人走出来之后,突然龟宝来到了华袖霞的房间前面,华袖霞就询问道:“归师弟,你找师姐有什么事情么?”

“这个卑鄙的人,能有什么好事情啊。”姚小琰见到了龟宝,突然冷哼了一声,就讽刺道。

龟宝见到了两人从姚小琰的房间中出来,便淡淡一笑,却也没有理会姚小琰,回答道:“呵呵,华师姐,师弟想与清丹宗的阮月怜师妹,一起去水雾悬崖观赏景色,特来与师姐说一声。”

“好的,不过不要去太久啊,今日或许我们就要回极灵宗了。”华袖霞也没有阻止,立即就答应了下来,并且提醒道。

“多谢华师姐。”龟宝拱手施礼之后,就瞥了满脸异常脸色姚小琰,便离开了庭院,与阮月怜一起前往水雾悬崖了。

姚小琰见到了龟宝离开的背影,立即问道:“咦,师姐,那个阮月怜为何来找归宝啊,而且两人还一同出去了,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?”

“会有什么阴谋,师妹你别瞎猜了。”华袖霞淡淡地回答道。

“师姐想啊,今日是我们在清丹宗的最后一天,而且很快我们就要回去了,那位不知道相貌,又如何丑陋的阮月怜,却无缘无故地还将归宝找出去,会不会是想在我们离开之前,给一些好处给归宝,让归宝出卖我们宗门的功法呢,或许其他秘密啊。

而这龟宝出去之前只跟师姐说一声,却没有说具体的事情,这里面的问题就很大了,再说了,这归宝不是光明磊落之好人,加着又带着一丝阴险,可能真的会对极灵宗不利啊。”姚小琰笑嘻嘻地讲道。

“什么,简直是胡闹,刚才师姐还以为你要说归宝有什么危险呢,原来是说他要出卖宗门,这简直都是无稽之谈,而且你以后再乱说,小心师姐出手封住你张臭嘴啊。”华袖霞看着姚小琰一副笑嘻嘻的样子,忽然皱一下眉头,威胁道。

“额,师姐,不敢了,要不我们去瞧瞧吧,顺便瞧瞧归宝去干什么了。”姚小琰脸上露出了一丝惶恐,又露出了一丝好奇,立即就求饶道。

“师姐可没你那份闲心,去偷窥别人的事情!”华袖霞摇了摇头,然后就返回了自己的厢房中了。

“额,师姐……”姚小琰见到了华袖霞不肯一起去,顿时又喊了几句,可是却不见她回应,于是思量了一下,又笑嘻嘻了起来,便喃喃地讲道:“华师姐你不去,那我就去寻找巩伶伶师姐,顺便让她带我再去周围逛逛,嘻嘻。”

接着,姚小琰就出了庭院,与守门的其中一位弟子谈论了一下,就与她一起离开了,却寻找巩伶伶师姐了。

离开了清丹宗的主峰,又绕过了许多山峰,终于来到了一处奇特的山峰面前,而山峰周围陡峭险峻,也是鲜有人来,向着山顶之上眺望,远处却是云雾皑皑,犹如一片雾海一般,这里属于清丹宗的偏锋了,允许各位弟子驾驭飞行法器前往了。

阮月怜与龟宝两人驾驭着飞剑,就来到了山顶之后,便落在了一个古朴的亭子前面,又望着前面的景色,倒是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。

忽然阮月怜清澈的眼眸中,望着龟宝,便讲道:“归师兄,还请不要责怪师妹的如此唐突了。”

“无妨!今日师兄等人估计就要与傅洋涛师叔,返回极灵宗了,想要修炼也没有什么心思了,而此处雾景如此优美

,周围又如此寂静,倒是一处陶冶性情的好去处啊。”龟宝也是淡淡一笑,回答道。

于是龟宝与阮月怜两人便步入了古亭之中,一个清瘦背影与一个倩影,一起望着前面的水雾云海,却是久久没有说话,似乎一切尽在在这雾海的美景当中。

顿时,阮月怜打破了平静,望着前面的雾海,对着龟宝问道:“归师兄是不是非常疑惑,师妹为何邀请归师兄出来呢?”

“的确如此,同样也猜测了一番,可惜无法猜测出来,但是归某想知道阮道友的一些事情,那就必须跟出来了。”龟宝也是一副淡然的姿态讲道,可是在四处无人烟的地方,已经将称呼换成阮道友了,毕竟龟宝也不想占她便宜了,而且也平等了许多。

“呵呵,归师兄,我本来就是清丹宗的弟子,而且入门已经有二十年了,由于我是散修进入宗门,灵根资质也不错,可惜修炼的功法有些怪异,并且宗门也有一个考验期,所以我只能一直留在外门了。

而师妹必须不停地赚取灵石,独自修炼了,直到十年之前,打探到迷雾山谷有一种筑灵参草,于是才冒险假扮成散修前往,而后面的事情归师兄都应该清楚了。”阮月怜又淡淡地笑道。

“原来如此,看来阮师妹的经历,倒是与我有些相似,只是我比较幸运,在进入极灵宗的时候,就被金丹期的长老收为了亲传弟子了,不过如今师妹成为了记名弟子,那以后的修炼就会更加快了。

对了,今日师妹邀请师兄来到这里,应该不止是叙旧吧,所以有什么事情,师妹也不妨直说了。”龟宝点了点头,想到了自己成为修士的经历,倒是与阮月怜颇为相似了,于是又再次问道。

“呵呵,是的,话说清丹宗是以炼丹立宗的门派,炼丹术更是在天南修仙界首屈一指了,所以众多弟子认为,却不能让炼丹之术输给其他门派的弟子。

另外,师妹听说师兄的善于炼制丹药,而且还非常有天分,甚至看了一遍复灵丹的炼制,就能够炼制成功了,这也的确让人佩服不已啊。

所以师妹今日特来请教一下,归师兄使用的清丹宗的炼丹手法,是不是之前就已经学会的,而且有关复灵丹的炼制,也是之前已经熟悉的么?”阮月怜又淡淡一笑,又询问道。

“这个么……呵呵,倒是可以透露出来,可是却不能平白无故地讲给师妹听了,就像以前我们公平交易一样,如今就不知道师妹用什么来交换呢?”龟宝听到了之后,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“奸笑”,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,又笑着问道。

“师兄需要什么,若是师妹有的,必定义不容辞地取出来。”阮月怜听到了龟宝的话,随即问道。

“额,在做这个交易之前,请恕师兄冒昧,能否问一个问题?”龟宝淡淡一笑,没有直接回答阮月怜的话,却反过来问道。

“归师兄请说。”阮月怜淡淡一笑,立即又问道。

“认识师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可是师兄从未见过师妹的真面目,而且师兄还觉得师妹脸上是一个面具,就不知道师妹为何脸上要带着面具了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阮月怜没有想到龟宝会询问这个问题,顿时又迟疑了一下,回答道。

“竟然阮师妹不愿意说,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那也就不用回答了。”

“没有关系,师妹照实回答就是了,因为师妹的脸上有许多青色印迹,是从出生就带来的,面容丑陋,为了不让其他人被师妹的容貌吓到,那就只有带上面具了。”阮月怜又据实回答道。

“原来如此,那师兄若是将秘密告诉你,你可否摘下面具,让我瞧上一瞧。”龟宝又是淡淡一笑,却不太相信对方的话,于是就想用这个要求作为交换,而最重要的是,想知道她的相貌到底是怎么样的,而且非常好奇与期待。

“这个……”阮月怜又再次思量了一下,也没有立即回话,顿时周围变得寂静了起来,似乎这里根本没有人在一般,甚至连水雾流动的声音都能听见。

过了几息,阮月怜叹了一口气,转向了龟宝,然后回答道:“好的,师妹答应归师兄,可是师兄要有心理准备了,师妹害怕会吓到你。”

西宁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鄂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柳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
西宁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鄂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分享到: